楚凌岚:关于维权,我的观点。

08-13 10:20 首页 素笛轩

欢迎点击上方“素笛轩”关注我们哦


本文转载自新浪微博 @楚凌岚


楚凌岚,甲戌年生于湖南武陵。素笛轩创始人。本科毕业于中南大学汉语言文学系。热爱诗词书画,词尊小山、玉田,师从秋扇魏新河先生。已出版个人诗词集《涟漪集》,与华裔音乐人Colin Hua合作有原创专辑《似曾相识》。


 

写诗三年以来,承蒙大家的赏识与推荐,曾有许多刊物、平台向我约稿,合作大多很愉快。遗憾的是,总有些例外——


一、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发稿,甚至杜撰内容。


有几次,我在微博上收到网友的消息,发来几张刊物的照片,说看见了我的诗词或访谈。我只能凭借并不清晰的图片艰难地判断出——这不是我授权发稿的刊物。是的,也就是说,在这些稿子发布之前,我没有见过其内容。若发的是诗词,想必是从网上收集的,若是访谈稿,这些内容从何而来,我就不得而知了。至少在我的印象中,我没有接受过这次访谈,也没有回答过这些问题,也许是托梦给编辑的吧。


二、在未经允许或明确表示不允许的情况下擅自修改内容。


某国家级刊物曾向我约稿刊发诗词,拿到赠刊后我发现一首《鹧鸪天》的首句“不寄双鱼已隔年”被改为“不寄双鱼又一年”,另一句也被改得连格律都不对。这严重侵害了我的作品,于是我联系到责编,希望他们在下一次出刊时订正错误,并重发原稿。然而对方却答复说,我写的不如他改的好,只是帮我“润色”了一下,并且他们刊物有规定,可以不必与作者沟通就修改稿件(当然,我不知道某刊这种明显违背著作权法第三十三条的不平等条约是基于什么而制定的)。这件事情我本欲追究,无奈碍于朋友情面只能息事宁人(向我约稿的编辑曾是同社诗友)。这是诗稿被改。


还有访谈。迄今为止,每一次访谈我都热情诚恳地对待,对自己的言论很谨慎,特别与诗词相关的内容,更是慎之又慎,不希望我的观点误导受众。但是很遗憾,发布的采访稿中真正完全符合我本意的屈指可数,而大多数编辑都没有在收集完素材后到发稿之前的这段时间把草稿拿给受访者审核一下的习惯,所以断章取义、制造噱头、删削修改的情况并不罕见。每每感到十分困扰,却不知道该采取什么有效措施。


往往遇到这些情况时,身边的亲友总劝我,不要计较,豁达一点。主要有两个理由:


一、那些访谈即便杜撰或者篡改,总归还是夸你,又不是发稿骂你,何必追究呢。


可这种行为本身是错误的,与夸我还是骂我无关,难道因为被夸奖,就要默许这种侵权行为吗?在未经本人确认的情况下,很多夸奖都会有不实之处,比如经常有人用“琴棋书画”来描述我是一个“古典才女”,甚至想当然地称赞我棋艺高绝,事实上我根本不会下棋。我不希望这类虚假的信息流传,不论夸奖或是批评。还有一些头衔、噱头,看似夸奖,却实非我所愿。


二、只是一首诗、几个字的小事罢了,不要因此到处得罪人。


可每个人所重视的东西不同,于我而言,若说诗是小事,那什么才是大事?对于创作,我有严重的洁癖,任何一个字不稳妥都可能纠结得一夜睡不着,却也乐在其中。所以当然无法接受一个自诩比我写得好实际连平仄都不懂的编辑擅自“润色”我的原作,更遑论诸多有疏漏的错误版本流传出去导致的对原作的损害。如果我讲讲道理、提出合理的要求就能得罪这些人,想来也是合该得罪的。


选择在今天写这样一篇文章,有个导火索:再次收到了上文中提到的某刊寄来的新书,这一句又变成了“不寄双鱼已来年”,很显然“来”字出律,我不知道这样的“润色”意欲何为。联系编辑后,得知这次是因为疏漏,并非刻意修改,与上次性质毕竟不同,而他们也不会特地重发一稿来更正。我虽然觉得出这种“隔”字变成“来”字的错误匪夷所思,但既然无论如何也无法避免错误版本流传,结合此前各类困扰,想来只能写这样一篇文章了。有两个用意:


一、特此声明。


1、我的作品与观点仅以个人与“素笛轩”平台发布的信息为准。


2、谢绝任何平台、刊物在未经本人许可的情况下转载、刊印我的作品。


3、谢绝以任何形式对我的稿件进行内容修改。


4、严禁任何假以我的名义发布作品或观点的行为,否则将诉诸法律。


二、向我的读者诚恳致歉。


不论大家是通过什么方式第一次认识我、第一次喜欢我的作品,我都为能拥有这么多“子期”而无比感念。可是很遗憾,我无法保证网上流传的诗作都符合我的原作,很多版本都被改得面目全非,甚至更有些是伪作。这些可能出错的环节,今后我会更加努力地避免,但也深知无法杜绝,希望大家能够体谅。若有困扰,请查阅我的个人微博与“素笛轩”平台发布过的内容以获取准确信息,也欢迎私信与我直接交流。


与此相关,还曾有两件事情对我的触动很深:


第一件事。曾有一中学校刊编辑在微博上联系我,希望做一个访谈,以刊代酬,态度非常诚恳,而且很显然这位编辑还是学生,我欣然接受,于是留下联系方式,但他并未对我做采访。数日之后我却收到了他发来的采访稿,里面有完整的问答,都是从我各种场合的言论收集拼合的,看得出来他下了很多功夫。我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他的答复是,觉得我是“名人”,名人会很忙,何况校刊没有酬劳,我愿意授权他们采访都已经很难得了,怎么好意思让我真的做一次笔访,写大段的回复。我对这样的“体贴”瞠目结舌,一方面很心疼这孩子的处境,想必是多次碰壁之后他才学会要这样做;另一方面又对这样的局面十分痛心,我既然答应了接受采访,当然是做好了付出时间的准备,受访者本人回答问题,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后来,我重新写了一遍采访的稿件让他拿回去刊印,他喜出望外的样子让我非常难过。我知道我什么也改变不了,他今后还要做访谈,还会碰钉子,还会不得不体贴地帮受访者回答问题,直到有一天,对这一切感到麻木。


第二件事。曾有一位诗友遭遇过与我类似的侵权行为,他投稿给某平台,平台在发布作品时修改了其中一些内容,有的是改了个别措辞,有的甚至修改了诗的立意。换做是我,这件事情一定会要求一个说法和解决措施,他却看起来很平静,说:算了,他们能帮我发诗稿也是在帮我宣传,何况编辑改这么多地方说明他重视我的作品,有些地方改的还是有一些道理的……对此,我只能“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侵害著作权的行为为什么越来越习空见惯?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被侵权者的纵容。当绝大多数人都对不合理行为习以为常时,少数人天经地义的合理要求反而成为难以理解的邪说异端。


这个世界有很多种人,也有很多种规则,没有谁能完全理解另一个人。但不论个体差异有多大,对他人的尊重与不侵害应当是一则公约。

 
 



附:


◆ 相关内容


诗词精选:

梦也去无痕 | 楚凌岚诗词精选集


采访片段:


◆ 楚凌岚诗词集《涟漪集》


 


本文作者:楚凌岚;图文编辑:柳曦

 

感谢您的阅读。向公众号发送数字1,即可查看更多精彩内容。素笛轩唯一客服QQ:3257990451,欢迎咨询建议、洽谈合作。

素笛轩:sudixuan0122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让生活更加诗意。


首页 - 素笛轩 的更多文章: